猫咪猫咪爬柳树

讨厌打太多预警,所以请抱著超级粗的避雷针食用。

热爱学趴,请别在我面前逆我CP,感谢。

一个画一画就不知道怎么下一步的概念,原本想画可爱的高跟鞋的结果画著画著就遮住了。

好书需要被,更多人类看见!

随笔

人在复仇前都会以为那是种神奇的魔法般的仪式,以为那么做之后,自己身上血淋淋的伤口就会消失,被夺走的一切都会回归原位。但实际上,复仇过后,留下的就只有空洞罢了。

安雷——《City of Friday Night》

BGM:City of Stars

星期五的夜,唯有这时城市才真正地活起来,脱去那层死的外皮。人们也是,在这拢长又周而复始的死了的生活中,难得的短暂歇息的时光里头活了过来。他们穿梭于霓虹间,走进酒精与欢愉。他们发自内心的笑,发自内心的把爱、把疲惫、把自己裸露出来。当然,最不可缺少的,music、MUSIC!音乐!那能让人真正脱离的、心灵的毒品,心灵的灵药。
在这样的星期五夜里,钢琴阵阵从一间地下爵士酒吧传出。小小的舞台上,一个棕发的男人坐在琴前,腰杆直立,肩膀有些无力地垂著。琴音清脆剔透、流畅,有些哀伤又轻快地。
他的身体随著音符轻轻摇摆,饱含磁性的低音从他口中流出,震动著台下围绕著他的观众们的...

一点安雷酱

「安迷修,拜托别再我身上喷防蚊液了,那味道快把我薰到吐了。」

「可是我不想让我以外的其他东西在你身上留下痕迹,虫子也不行。」

随笔

走了很久,走到腿都要断了,身上任何一块肌肉都使不上力了,喉咙干的快裂了,头脑昏涨,两眼无法聚焦,浑身发臭,脚底在荡血,随时都可能吐出胃酸。即使都这样了,还是无法忘记你,无法忘记你,无法忘记你的温柔,你的怀抱,你的笑,你的掌心,你说的「我爱你。」

随记

我们在一条叫做人生的路上行驶。
有天有个人拍拍紧握著方向盘的我的肩,温柔地笑著对我说,幸苦了,接下来交给我吧。现在我看著那个专心的驾驶员的侧颜,安心地闭上眼。如果是他的话,接下来都交给他,也是没问题的吧。

为脸书活动画的图。

每个月没钱的时候就把这图拿出来问自己(先检讨一下月中就没钱这事吧⋯⋯)

这部目前看第一集就觉得,好棒!
片尾曲超好听!

一点安雷酱

「安迷修这个人呢,本质上是个孤僻又不喜欢亲近人的家伙。怎么说、打个比方好了,你问他:『你喜欢什么季节?』他会诚实的回答你:『冬天』但当你再问:『为什么?』他当然还是会礼貌地回答你,可能会说是因为会下雪呀或窝在被子里很舒服之类的,但这就是谎话了,就只是敷衍了。他不喜欢透露太多自己的事,更厌恶让别人了解自己。所以他才会讨厌我。」

「因为我太了解他了。」

© 猫咪猫咪爬柳树 | Powered by LOFTER